变压吸附技术领航者
EN
炼制地条钢的中频炉关了 替代它的电炉产能缺口5500万吨
发布者:admin 2018-07-02 | 365

由于使用的原材料成本高,中频炉替代者——电炉的产能扩张受限。


2017年中国政府取缔“地条钢”,关闭了1.4亿吨中频炉产能。按照政策,应新增电炉产能用于置换。


当年,中国工信部审批通过了4841万吨新电炉产能,加上重启的电炉,共计新增产能6500万吨。标普全球普氏铁矿石价格团队高级分析师王杨雯告诉记者,加上今年预计新增的2000万吨电炉产能,仍尚有5500万吨电炉产能未完成置换。


王杨雯表示,这批产量将于2018-2023年得到置换,中短期内无法完全替代中频炉产能。


这主要由于当前用废钢生产钢材的成本远高于转炉使用铁矿石的生产成本。


中频炉和电弧炉都是利用废钢融化生产钢坯,再在轧线上轧制出钢材,因电弧炉更能有效控制成分和性能,在国际上应用较多。中国此前主要使用中频炉产钢,电弧炉使用较少。


中频炉熔炼钢时不能对钢水进行“提纯”,即没氧化去碳、磷等杂质的功能,也没有还原除气、脱硫等功能,且会对线路电网造成污染。因此,当前环保政策要求淘汰中频炉。


根据标普全球普氏今年5月的数据,用电炉生产一吨钢材,如用废钢作原材料,成本大约为350元;利用转炉用铁矿石、炼焦煤和石灰石熔剂生产一吨钢材的成本大约为250元。


在成本较高的情况下,和国际相比,中国较少使用废钢作为炼钢原材料。也因此,即使中国对废钢出口征收了高达40%的关税,中国废钢出口还是暴增。


目前,中国钢材利润仍然保持较好势头,吨利润在150美元。在此情况下,钢厂希望追求更高产量,但由于环保限产因素,钢厂需要在限产情况下保证产量最大化。因此,使用最具优势的铁矿石和最好的配比成为选择。


中国钢厂为了追求炼钢高炉里良好的配比,产生了新的一轮对低铝矿的需求。低铝矿石主要来自巴西,因此巴西铁矿石需求大量上升。


铁品位高的铁矿石污染少、能高产出钢材,因此溢价也高,通常能高出40%;铁含量越低的铁矿石,耗燃料越多,折扣也高,最高折扣能超过50%。这是导致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加大的原因。


从铁矿石品种来看,球团矿和块矿的溢价分歧在加剧。由于去年四季度焦炭价格暴涨,块矿价格得到压制;使用球团矿炼钢污染轻,溢价保持稳定。


目前,中国从印度进口的球团矿比例越来越大,取代了原来的巴西球团矿。这主要因为巴西淡水河谷旗下的萨马科铁矿2015年11月发生溃坝事故停产,导致每年1100万吨的球团供应中断。


今年1月,中国进口了约220多万吨球团矿,其中有1/3来自印度。在萨马科发生溃坝事故前,2015年1月,中国进口的约200万吨球团矿中有一半来自巴西。

返回